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求助 >> 内容

当爱情遭到调情

时间:2019-1-12 13:55:23 点击:

  核心提示:那是暮春时节,宝玉和黛玉在落花中读《西厢》,天气很好,风景很美,白纸黑字间的文辞令人齿颊噙香,而眼前人,也正正合适,宝玉所以来了灵感,笑道,妹妹,我就是那“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城倾国的貌。”原...
那是暮春时节,宝玉和黛玉在落花中读《西厢》,天气很好,风景很美,白纸黑字间的文辞令人齿颊噙香,而眼前人,也正正合适,宝玉所以来了灵感,笑道,妹妹,我就是那“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城倾国的貌。”

原是用来描述张生和崔莺莺的,宝玉差不多就是公开示爱了,不成想,一向惦念他严重他的林妹妹却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显着是怒了,说宝玉欺负她,宣称要通知舅舅去。

曾见人说,这是一个贵族小姐的矜持,是黛玉作为社会人的一面,勇敢如她,也不是随时随地都能面临心中的爱情的,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启动了自我维护程序。我对这个说法很认同,但隐隐觉得又有未尽之意,宝玉把这情话说得太顺嘴了,换成我是黛玉,没准也会不高兴。

宝玉这脱口而出的情话,其实不是示爱,是调情,表面上看,调情跟示爱长得很像,实质上却正好相反,非但不是一条道上跑的马,反而是背道而驰,在调情的道路上越深化,就离爱情越远。

《诗经·终风》说的就是一个严厉面临爱情的女子,却不幸碰上一个调情爱好者的苦闷。“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这个男人对这女子态度挺好啊,一见她就笑,还能说会讲,善于恶作剧,看上去倒是个挺洒脱的人,但是,面临他的言笑晏晏,她心中的忧伤,却无法言说。

爱情,是一件应该严厉的事,就算原本性情开畅,一旦遭受爱情,也由不得地变得庄重起来。由于你看重,所以你严重,由于你严重,你就无法那么笔底生花,爱情把你从自由王国逼进了自由王国,你望着条条迷途,心中充满惶惑。除此之外,庄重也是关于爱情的尊重,你觉得,爱情是一个值得你卸下面具,洗尽妆容,以最为诚实与洁净的心灵,与之赤诚相对的东西。

而《终风》里的这位男人,谈笑自若,戏谑轻浮,他的言语或许很诙谐,他说的段子或许很有创意,她望着他,默默地倾听,面无人色,有哀痛的潮水扑过来,一下一下地,冲刷着心中那暗淡的荒滩。

她从他飞扬的神采上,看出了自己的命运,她想要的是爱情,他肯拿出来的,只是调情。爱情与调情的不同在于,前者是全身心的支付,只需你要,只需我有,后者是有机巧的,以利己为原则的,以次充好鱼目混珠总想赚取你点什么,或许是心灵,或许是身体,或许是别的什么...

《倾城之恋》的范柳原和白流苏,都是调情的高手,他想赚取她的心,她想赚一个冤大头收留自己流浪无着的下半生。他们开端交手了,范柳原对她说“我爱你,我一辈子都爱你”,说她穿戴绿雨衣像只药瓶——再凑近一点:医我的药。他的情话张口就来,有时很猛,有时很聪明,白流苏不踏实起来了,从他驾轻就熟的姿势上,看得出,他是个调情的内行,单靠调情,不足以使他为她托底。

如果说爱情是一种救赎,把普通变伟大,把瞬间变永久,调情则是把你绝无仅有的自我,打入芸芸众生中去,你跟她们没什么不同,他对你跟对她们,也没什么差异。

白流苏是用另外一种办法调情,装做对他情意绵绵,为了让情话显得更抒发,她出口之前,还要轻一轻嗓子,调出柔润的音色。但他也看出她不过是调情,两个精刮厉害人的交易因而堕入僵局,都想赚个钵满盆满,都不想掏出自己的老本,这种调过来又调过去的局势,变成了一场无休无止的拉锯战,最后,是一场战役,在几乎毁掉一个城市的同时,成就了他们的爱情。

在那生死攸关的瞬间,他们没有功夫说笑和撩拨,仅有的心思,就是希望对方安全,为了对方,希望自己安全,没有比生死更为严厉的事了,他们终于能判定,他们是相爱的。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范柳原对白流苏说,没想到咱们真的爱情起来了。白流苏嗔道:你早就说过你爱我。范柳原说,那时咱们光顾着“谈”爱情,哪有功夫爱情啊。“谈”爱情是调情,爱情才是爱情,爱情被确定之后,范柳原也不再跟白流闹着玩了,他把他的俏皮话省下来,说给别的女性听。

相同,宝玉跟黛玉说什么“多愁多病的身”“倾城倾国的貌”时,正是他最为躁动的时分,他是看待黛玉与他人不同,却仍是一瞬间到这个姐姐面前讨好,一瞬间到那个妹妹跟前献殷勤,整一个无事忙,想要得到很多很多女孩子的眼泪。他的这句笑言,因而算不得诚心,轻佻的口气,注定只是调笑,黛玉的眼泪中,一半是恼怒,另一半,未必不是如《终风》里这个女孩子式的悲凉。

等到宝玉确定终身只需一份眼泪,只需黛玉的眼泪时,他变呆了,变傻了,他乃至看不清眼前是袭人而不是黛玉,就那么不管不顾地倾吐起来,他那些意乱情迷的话,才是爱情。

忘了是谁的MSN签名,说爱情的伟大之处,在于消灭了调情。可不是,当你真正爱上了对方,把眼前的这个人,当作你的地久天长,你会发现,你心中,并没有太多的话可以对她说。出于对她的尊重,你不愿意有一丝的夸大,也不愿意有一丝的亵渎,世间最经典的情话,相关于你的爱,都显得浮漂,贴不上,当此际,或许要套用那句未必非常合适的名言:当我沉默时,我觉得充实,而我将开口,我感到空虚。爱情不光让人变得严厉,还让人变得寡言,虽然有点闷,但是,我要说,我一直都向往着,那种很闷很闷的爱情。

《终风》里的女子,没有黛玉和白流苏幸运,那个男人最后也没有把调情转换成爱情:终风且霾,惠然肯来,莫来莫往,悠悠我思。有时,他会带着悠游的笑脸莅临她的住处,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忘掉他之前,给她一个surprise,这一点小甜头可以推翻她所有的挣扎,情潮翻涌,她重拾关于爱情的梦想。他却再一次地杳无踪迹,节奏掌握得很好,让她既不至于对他过于笃定,也无法将他完全忘掉,他将她的心玩弄于鼓掌之上,作为受益者,他的笑脸,是那么优裕。

她关于这一切心知肚明,但是力不从心,当爱情遭受调情,总是属于爱情的那一方受伤。耿耿不寐的长夜,依淡薄明的早晨,又或许,充斥在劳作缝隙里的孤寂韶光中,她仅有能做的,就是没完没了地牵挂他。据说,一个人要是老被惦记着,就会打喷嚏,这个传说虽然荒诞不经,却是她仅有能做用在他身上的力量,假如她这没完没了的思念,真的能使他喷嚏连连,那么,他如风一般飘浮的身影,仍然与她联系在一起,这微乎其微的作用力,看了让人心酸。

关于两人的结果,诗中没有下文,但我想除非命运横插一杠子,那浪子的心,不见得会被这执着但是无力的女子降服,他们很有或许,终究擦肩而过。不过,这必定不是终究的结果,浪子飞扬的心,抗不过命运的扯拽,嘴角边那玩世的笑脸,没准就会变成自嘲,若有一天,在年月的千山万水之外,归意萌生的他,想起那曾为他,爱意如花开放的女子,会不会有一点懊悔?他是会像孙悟空那样说: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而我没有珍惜... ...?仍是像《红玫瑰与白玫瑰》里,那位相同用调情对付过爱情的佟振保,面临着虽然瘦弱却真爱无悔的王娇蕊,嫉妒沮丧地落下泪来?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澳洲幸运10微信群(www.nvzgui.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hbs10288@126.com 移ICP备12891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