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微信文章 >> 内容

《流浪地球》与刘慈欣的宏观叙事

时间:2019-2-12 11:09:55 点击:

  核心提示:老读者们都知道,我是刘慈欣的脑残粉,经常在文章中引用他的作品做素材,所以《流浪地球》是必看的一部电影。之所以等到现在是因为这个电影一定要看IMAX的,过年回老家去陪奶奶,最近的一个IMAX电影院也要两...
老读者们都知道,我是刘慈欣的脑残粉,经常在文章中引用他的作品做素材,所以《流浪地球》是必看的一部电影。之所以等到现在是因为这个电影一定要看IMAX的,过年回老家去陪奶奶,最近的一个IMAX电影院也要两百公里开外。回来之后就第一时间补上了课。

毫无疑问,《流浪地球》是国产电影的里程碑;对于我个人来说,我甚至认为它在春节档就已经早早锁定了年度最佳。因为电影的元素太戳我的点了:超级工业化、末世朋克、集体主义、大共同体情怀……试问哪个男生看见拔地而起的机器怪兽和浩浩荡荡的钢铁洪流不会热血沸腾呢?

正如我题目所说,这是一部标准的“宏观叙事”的电影,展现的是集体主义的力量:电影的主视角是CN171-11救援队,他们在杭州陷落后毅然决定驰援苏拉威西——这如果在好莱坞电影里就是单一主角团队的套路了。但是在他们到达前发动机就启动了,因为这是“饱和式救援”,还有其他无数电影没有展示的平凡而伟大的英雄,用这样的暗线笔法描绘了出来;另一个暗线是刘培强夺取主控室的路上,就交待了一个镜头还有许多其他休眠仓的航天员“起义”了。主角团队一路上遇到的艰难险阻我们都看到了,还有十多万个类似的救援队,一百五十万个队员,他们同样为了人类共同的命运,冒着巨大的危险,经历了巨大的牺牲,去完成一个共同的目标。这就是宏观叙事的魅力。



这是什么,这就叫唯物史观啊。马克思说过,拿破仑只是恰好叫“拿破仑”而已,就算没有拿破仑,法国在那个历史发展阶段也必定会出现强有力的军事集权政府,去代表新兴资产阶级的利益。因为发展到了这个阶段,就注定会出现这样的事物。就像电影里,吴京不去夺取控制室,还会有人去;苏拉威西没有喷射出火焰,还有另外两个发动机做出了同样的事情。这就叫客观规律,这是人类整个种群的生命力。相比于好莱坞个人拯救世界、改变历史的英雄史观,并没有孰优孰劣之说,只是给我们看到了一些新鲜的东西。对于我个人而言,我喜欢这个。

这不是什么民族主义或是英雄主义的感动,这是来自大人类共同体的震撼。我们的祖先在非洲大草原上茹毛饮血,暴霜露、斩荆棘,铜铁炉中翻火焰,千载文明流传至今;现在为了种群的延续,为了文明的存亡,我们以难以估量的勇气和毅力,带着我们的家园离开了太阳系。这种宏观叙事和集体主义的风采,并不属于好莱坞风流倜傥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个人英雄主义——不是几个天赋秉异的超级英雄拯救世界,而是整个人类种群的愿景、奋进与战天斗地。更是无数如我们一般的普通人奋不顾身、前仆后继,在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面前,展现了整个人类的坚毅与顽强:到男儿至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电影中几个比较燃的情节:各国救援队在“大撞针”面前堆起了血肉长城,这个镜头就让我想起了98年抗洪救灾中解放军战士背着沙袋一个接一个冲进洪水中;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很多人就是被镜头一扫而过连正脸都没有,但我们很难不被这种力量所动容。这个意境就如诗中所说:“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还有一个是韩朵朵全球广播后,雪地上的重装卡车不约而同纷纷掉头,让我想到了08年汶川地震后,航拍到的各地车辆“摩肩接踵”“鳞次栉比”进入四川的景象,真的让你能感受到“希望”这二字的质感。这个意境也有诗为证:

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

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

此行何去?赣江风雪迷漫处。

命令昨颁,十万工农下吉安。

关于“宏观叙事”相关深入的解析,我在上一篇文章《相声之死与“沙雕网友”的崛起》中详细说过,这里不再赘述。需要指出的是,当今的潮流是“宏观叙事的消解与原子化叙事的崛起”,在文艺作品中的体现可以参见下图,虽然不是非常严谨但也直观明了易于理解。

举一个我们都熟知的例子:金庸的创作很好的体现了我们这世界从现代社会到后现代社会、从宏观叙事到解构主义、从集体观点到原子化视角的发展脉络。金庸第一部小说《书剑恩仇录》中,红花会就有鲜明的集体主义色彩,与《水浒传》中的“英雄聚义”“替天行道”颇有几分相似。在《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两部中,提纲挈领的中心思想就是这一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最具代表性的事郭靖这段话:“经书文章,我是一点也不懂,但想人生在世,便是做个贩夫走卒,只要有为国为民之心,那就是真好汉,真豪杰了……我与你郭伯母谈论襄阳守得住、守不住,谈到后来,也总只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八个字。”——家国情怀、民族大义,这就是典型的宏观叙事。在射雕中,最离经叛道的角色东邪黄药师,也宛如一个“老粉红”——

黄药师脸上色变,说道:“我平生最敬的是忠臣孝子。”俯身抓土成坑,将那人头埋下,恭恭敬敬的作了三个揖。欧阳锋讨了个没趣,哈哈笑道:“黄老邪徒有虚名,原来也是个为礼法所拘之人。”黄药师凛然道:“忠孝乃大节所在,并非礼法!”

等到金庸晚期创作的《笑傲江湖》中,就已经完全不见这种宏观叙事了。比如《笑傲江湖》的主旨很明确:组织都是坑逼,个人才是王道,远离集体才能“笑傲”。等到了《鹿鼎记》中,就彻彻底底用一个解构主义的形象作为主角了,民族、家国、道义、气节、政治、礼法、皇权等等等等,都被韦小宝解构地底裤都不剩。陈近南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传统英雄形象,在小说中的种种处境让读者都憋屈,这也反映了作者的倾向——宏观叙事已经完全走到尽头了。金庸亲手用一个解构主义的角色解构了自己的武侠世界,可谓大圆满。

这是历史的趋势。以齐格蒙特·鲍曼为代表的社会学家把工业革命之后的社会定义为“现代社会”,把二战之后的社会(也有以苏联解体为界限)定义为“后现代社会”。现代社会如大工厂流水线生产,工人们生活工作在一个社区,是一个命运共同体。而后现代社会“原子化”的个人是一个典型的特点,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愿与社会做出过多的连接(宅文化),不再会认同大共同体意识。

我们再回到《流浪地球》这部电影,了解了上述背景知识就不难理解网络上对于这部电影诸多恶意的源头了——在原子化时代,重提恢弘气象的宏观叙事,自然会踩到某些人的尾巴。尤以豆瓣为代表,一个8分的电影,顶在前面的热评居然绝大部分都是差评。说明什么,说明众多人对这部电影的仇恨超越了本身,打一个一星还不够,还要专门挑着差评点赞;而五星好评的人大多不这么无聊——因为恨要比爱持久得多。从根源上讲,这是自由主义小清新对于宏观叙事天然的抵触。就像当年《二十一世纪资本论》刚刚在世界学术圈引起关注,但还没有中文翻译本还没出版的时候,一群人就去豆瓣刷一星了,就因为“资本论”三个字让这些(精神上的)小资产阶级们颅内高潮了。《流浪地球》的差评也多是一个道理,这部片子确实有瑕疵,不是完美的。但是你摸着良心说说,这是一个一星的电影吗?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澳洲幸运10微信群(www.nvzgui.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hbs10288@126.com 移ICP备12891380号